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 » 专题 » 聚焦2018全国两会 » 关注聚焦

蔡威委员:关于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几点建议



 
根据中共中央深改办部署,我国公立医院改革正在推进之中,作为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措施取消药品加成和医用耗材收入控制,这种做法理论上是正确的,但近几年的实践已暴露出不少问题,主要表现在:1.取消药品加成后的15%费用老百姓没有获得感,其流向何方值得关注;2.医院因取消药品加成,药品中间环节损耗、药剂科工作人员成本均由医院承担,也是一项不小的开资;3.虽然医疗服务收费有些项目有所提高,但其远不能补上医院原来由药品加成和耗材加成所获得的受益,政府也没有拿出更多的资金补上这一缺口,使部分医院在亏损条件下运行,难以可持续发展。
以上海为例,近三年实施药品零加成和耗材限价后,三甲医院运行出现亏损的医院数分别是4-7家。因此,医院为了自身发展可能会增加过多检查和过度医疗,老百姓没有从取消药品加成中获益。为了使公立医院真正体现公益性,改革要从顶层设计着手,确保其能正常运行。为此建议:
1.政府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,保障其能正常运行。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盲目推进减少医院收入的措施,都将不会取得预期结果。
2.科学计算如何合理调整医疗服务收费,使其既能反映医护人员在当今社会的劳动价值,又能使医保承担的起的价格。目前调整的服务收费远不能达到补上药品零差率的损失。
另外,最近推出公立医院实行绩效工资,三级医院实行总额控制,出发点是好的,但政策不能一刀切,因为三甲医院还要承担教学、科研和人才引进,目前在全球人才竞争中,我国发达沿海地区对高端人才的引进力度与国际发达国家几乎相当,除此之外还要应用新技术如微创手术、机器人手术和新药临床研发应用等都需要资金支持和保障,所以目前的绩效总额控制是不适合发达地区三甲医院发展和提高,为此建议:
1.合理确定绩效总额,最好一个地区的总额,各地区各级医院间可以有个合理范围,三甲医院可以高些,但社区医院可能就可以低些,这样也有利引导分级诊疗模式推进。
2.对于三甲医院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引进应单列,不应在总额中,但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医院总额费用使用的监管和审计,保障公立医院有利于体现公益性。